Tuesday, September 04, 2018

爸爸媽媽考驗課

暑假過去了,新的學年又開始。今年加力升高班,要為張羅小學學位而操心,正正是考驗父母對天父信心的時間。

我常常在問,怎麼樣的學校是最適合加力的?他是一個怎樣的孩子?我們家中看重的價值和怎麼樣的學校才是最配合?越問,我越來越覺得加力真的未必考到或適合私校直資。他反應快,但在陌生人面前不會太願意答話。他創意無限,做事沒有既定框框,卻不會像那些模範學生那樣會乖乖有禮坐定。我和老公也對他的快轉數和大創意很驚喜和鼓勵,家𥚃也並非零電視和零電子產品。可以想像,他面試時應該會對老師說他最喜歡做的事是看電視卡通片,最喜歡與爸爸做的事是玩「足球小將」遊戲。我們是否不應該玩私小直資這遊戲呢?

現在未上陣已棄權又有些掙扎,幸好我們一直都只是shortlist了四間,輕鬆地試著吧!We do our best and God will do the rest if He thinks this is good for him. 即或不然,我們也會學習接受天父的安排。

津小的申請我們當然會參加。自行分配階段卻因為細佬不是首名孩子,又不能靠姊蔭(艾莉讀女校),只有10-15分。我們不想自動放棄(其實擁有10-15分與自動放棄沒有分別)這自行階段,所以看中了一間跨區有時限新校。新校無世襲位,在教學上也沒有太大的包袱。看上去像是一間肯創新的學校,其實十分適合我們這一家的氣氛。雖然跨區,也幸好有一架小巴直接去到(又要再開始接接送送的生涯)。至於入到與否,真的要等神的安排了。

心目中的排位當然是上文的津小,畢竟不用付學費對我們家的經濟幫助很大(阿比的學費也不便宜)。偶爾夜深人靜時,面對著這麼多的未知,也會湧起莫名的擔心,不過剛過去的星期日,天父透過傳道提醒我:不是靠我們自己的聰明,要放手讓祂去帶領我們的腳步。好好的提醒!作家長的功課真的永遠也學不完。

Friday, June 01, 2018

弟弟的神邏輯

有一天正在餐廳外等位時,弟弟得戚地問⋯
力:300 + 600 係幾多呀?
媽:你話呢?
力:900
友媽:(扮驚奇)係900咩?唔係800咩?
力:(有點嚇窒,在抓頭)
友:(不忍心)係900呀⋯⋯
力:(知自己冇計錯,重拾返笑容)
友媽:我唔識計,你教我點計吖!
力:(有點尷尬地笑)佢扮唔識禾⋯
世事都俾你看透了,弟弟⋯

弟弟在學校英文班弄了一個警察面具⋯
爸:你係咪話過你將來想做警察呀?
力:係呀!
爸:你鍾意做警察係因為可以捉壞人定係可以揸槍呀?
力:揸槍
力:揸咩槍呀?玻璃窗呀?
弟弟,你係師承周星馳定係黃子華架?

一日跟弟弟去麥當勞吃東西,鄰座有一個食客用手機煲劇。突然電話鈴聲響起,他拿起另一個電話傾⋯
力:佢有兩個電話嘅?佢係的士司機嚟㗎?
原來現今社會,有多過一個電話的人不是生意人,而是的 · 士 · 司 · 機 !😜😜😜

有一天吃飯時⋯
力:爸B,我想食多一舊鴨呀。
爸爸把差點吃進口的鴨拿出來,放在弟弟的碗中。
力:我唔食口水雞㗎喎⋯⋯ Hm⋯ 口水鴨㗎喎!
爸:你係話你唔食有「口水」嘅「鴨」呀?
口水雞可是另一款菜式呢⋯⋯

有一天弟弟與我們家以前的工人姐姐傾偈⋯⋯
力:Auntie G 係菲律賓人,英文點講呀?
媽:Filipino
力:Auntie G a Filipino
G:Yes, I am a Filipino. And what are you?
力:(一頭霧水,當然唔識答)
媽:You are a Chinese.
G:Are you a Chinese?
力:No, I’m Hong Kong Chinese.
我很意外,佢英文真係幾ok,仲懂得在Chinese之前加Hong Kong!我地係真 · 香港人!

Friday, May 18, 2018

三姊弟的日常 ⋯⋯ 笑料

妹妹被蚊子咬了眼皮,腫起了。經過幾天,終於消腫得七七八八。
莉:我諗聽日我隻眼應該唔再腫啦!
力:你點知聽日你隻眼唔會再腫呀?
(見艾莉沒有反應,自問自答)希望在明天吖嘛!
係香港人先識得笑,我地係香港人。

比:打你不死歌星夢
😜🤭😂😂

有一晚晚餐桌上玩中文接龍⋯
爸:胚胎個胎呀⋯⋯
力:⋯⋯ toilet個let呀
莉:Let it go 個 go 呀
比:Go away 個 away
媽:Away in a manger 個 ger
力:啫啫個啫⋯⋯
多謝大家嘅配合,我地成功由中文接龍無縫交接到英文,之後又回到中文的懷抱⋯⋯

細佬經常在沙發上吃東西,弄到食物碎片周圍都是⋯
媽:你食到周圍都係,今晚曱甴就會來咬你嘅耳仔!
力:(天真地)佢點知係我呀?
係喎,餅碎又無記認嘅⋯ 不過你有張良計,我也有過牆梯⋯
媽:佢聞到係你㗎嘛!
說得(好像)很有道理(雖然其實無),所以他死死地氣清理那些碎片⋯

一次在升降機內,𨋢內除我們之外,有一位男士。我們將要出𨋢⋯⋯
比:(對弟弟)你讓開俾人出先啦!
力:點解要俾人出先呀?
比:因為你係男仔囉!
力:(指著同𨋢的男士)咁佢都係男人啦!
家姐一定唔可以跟細佬鬥咀,因為她毫無還手的能力 😅😅


Friday, May 04, 2018

每天欣賞女兒們的特點

女兒們的普通話老師教她們看脷苔知健康⋯⋯
莉:佢話有脷苔即係就嚟病喎。
比:吓?脷苔?(思考了半秒後)會生BB㗎喎⋯⋯
究竟係太天真定係玩野?若你不認識阿比,你一定覺得呢個人玩野⋯

有一天在商店裏看到一些刻了文字的種子⋯
比:係咪呢D種子長大之後,會唔會仲有果D字㗎?
雖然我都有一刻諗過,但我唔會真係咁相信。我真心羨慕她的那顆赤子之心。

比:我地玩乜嘢呀?鬥畫畫好唔好?
力:好!
比:咁點鬥呀?鬥靚定鬥醜樣?
我忍唔住笑了出來,點解會有人畫畫係鬥畫得醜樣架?
不過,其實我想多想,或許是阿比一直覺得自己畫得不好,所以不敢鬥靚⋯作為媽媽,看到她這樣,有點心疼。

最近,我從艾莉自己和她同學們的媽媽口中,都知道原來妹妹真心覺得Remedial class好好玩,並在言談間介紹給她的同學仔,已經不止一次她身邊的同學都跟她們的媽媽說想上Remedial class。 🤭
友:點樣先可以上Remedial呀?
莉:你考試考低分D,唔合格咪可以上囉!
我希望佢朋友唔會真係當真,求其考試吧!不過我很安慰,因為看到艾莉在同儕之間真的很有感染力。可以做金牌sales呢!

Saturday, April 21, 2018

Don’t give up on the bigger picture

這陣子,妺妹在校的成績不太好,她自己也有很大的挫敗感。

我這幾天在想,當年幼稚園畢業拿品學兼優獎的她,為何現在有留班的危機?是我不應該幫她揀這間學校嗎?是否我們不補習不操練的生活方式在這制度生存不了?她在屋企附近的津校會開心些嗎?

朋友家人們都說:她努力的話應該OK,佢咁醒!我心裏很感謝他們如此相信艾莉。雖然我也一直這樣相信她的能力,但此刻真的有點點不確定 — 為何升了小學三年以來,她還是未可以完全掌握得好?

心情陰陰沉沉了幾天,有一晚夜闌人靜時,神讓我回看阿比找尋合適學校的路 — 當年不也是有著很多很多次覺得苦無出路的時刻嗎?苦撐苦捱了過去,前面又有一條新路。或許有時我們需要忍耐「等待」。很多時候不一定神會應許,不過一定會是神同行。神一直同行守護阿比,難道祂今次不會與艾莉同行加力嗎?我要做的,不是一直質問自己可以為她多做些什麼,而是更要切切為她好好禱告。

這星期尾聲,看著艾莉為到她喜愛的活動忙碌興奮,又切切感到她的人生並不只有學業成績,也感到她的信心力量泉源在哪。

Don’t give up on the bigger picture.      ~ X-Files Season 11 ep 5




Friday, April 20, 2018

加力的志願與邏輯

最近艾莉愛上了哈利波特,連帶弟弟也常常掛在口邊。有一天,他很認真的跟我説⋯⋯
力:媽咪呀,我第時想讀魔法學校呀!
假若霍格華茲肯收你便好了,我們不用為你考小一而煩惱了⋯ 媽媽發夢發得太早了,霍格華茲可是一間魔法中學呢!

加力一直覺得自己不懂得畫畫,最近找了一些簡易畫畫書讓他一步一步畫,他畫得很有成功感⋯⋯
力:我畫畫越來越叻,我第時想做 · 科 · 學 · 家!
我停了半响⋯ 究竟科學家同畫畫有乜嘢關係呢?唔通佢以 Leonardo Da Vinci 為佢偶像同目標?

一天晚餐時,大家在討論「減肥」這課題⋯⋯
爸:「減肥」嘅相反係咩?
力:「減瘦」!
其實佢嘢邏輯也很合理⋯⋯

一天接細佬放學,在巴士上他玩起開餐廳⋯⋯
力:你食乜嘢呀?
媽:你間舖頭賣乜嘢食㗎?中菜?西餐?定日本嘢呀?
力:韓國嘢!
韓國Oppa又真係應該開韓食店嘅⋯⋯

午餐後我跟孩子們説我要去買麵包⋯⋯
比:點解要買麵包呀?
媽:因為今晚食逾越節晚餐囉!
力:吓,愚人節?
愚人節要多過於三天才到⋯⋯

午餐在茶餐廳⋯⋯
力:不如你叫「珍珠肉」吖!
媽:乜嘢係「珍珠肉」呀?
力:咸蛋珍珠肉呀!
原來是咸蛋蒸豬肉!呀仔,你係乜嘢鄉下㗎?你鄉下一定係「譚仔」啦!

弟弟很喜歡看的一套卡通片,裡面有一隻烏龜,名叫卡露蓮⋯⋯
力:(發現新大陸)卡露蓮咪係女仔嚟嘅,但係佢個殼後面有「啫啫」㗎!
看來他需要上一課烏龜的身體結構自然課⋯⋯


前陣子流感肆虐,家中放了一個切開了的洋蔥。幾天後,洋蔥發了芽⋯⋯
力:你唔好攪佢呀,如果唔係佢D芽會食咗你同D細菌㗎!
原來洋蔥嘅芽有這個功效⋯⋯



Saturday, March 17, 2018

悼外公



外公在年初一安祥地離開了我們。很感恩,在香港的所有家人都在年卅晚到醫院見外公最後一面。

家人選擇了一個很簡單的告別儀式。在家人緬懷中,我聽到以前從未聽過的一些生活點滴,也對外公多了一點認識。也在他們的分享當中,我又想起我以前認識外公的點滴:作為雕木師,他有一雙巧手,也很多時會自製一些簡單裝置去改善家居環境。他雖然讀書不多,卻因他經常閲報,也很愛閒時跟我們説些詩詞歌賦、文字典故。年幼的我,雖有時不太明白,但也覺得外公很博學。

外公的話不多,對我們孫兒有默默的愛惜和付出。媽媽經常提起的一個片段是我一兩歲時,有一晚午夜時分媽媽打電話給外婆,看我睡著了未,卻發覺外公仍在陪著我在附近的小公園打千秋。

最近有一天,艾莉為自己煮了一碗即食麵,我吃了一口 — 那個偏軟的口感正正是我童年時有一次外公照顧我時給我煮的即食麵口感,突然間很懷念。

另外,當我翻開以前的照片時,看到外公第一次抱著剛回家時的加力,面上溫暖的笑容,令我感受到他對我和我的孩子們的關愛。

唯一讓我們很遺憾的是,外公到最後未有相信耶穌。正確來說,他曾經開口說肯接受耶穌的愛,但之後再次問心事卻推翻了之前的意願。卻在這契機下,外婆接受了耶穌!願神一步一步的改變外婆的生命,讓她得見祂的大能、力量與平安,把內心的不安和負面感受除去。

這次一班親人可重聚,很難得。我會繼續為家人關係祈禱。我愛你們每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