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4, 2017

寫在三年級第一個學期 — 媽媽學習放手

艾莉上了三年級三個多月了,我覺得今年比起去年她更加適應小學的生活。她雖然還偶而會說很懷念幼稚園,但已沒有說不喜歡小學。她在學校的人緣我聽起來是不需要我們擔心的。聽起來她有頗多朋友,偶爾也會聽到她會發起同學們一起玩一個遊戲,很好的感染力。

上了三年級,功課量未算很多,但默書考試的要求卻突然增多了。默書的範圍之大是最難適應的,就算默對了很多個字,只要錯多過某個數量的字,仍然是很低分。我唯有著眼於她默對了多少字來鼓勵她。有一次的對話令我印象很深刻:

一晚她很拖延很逃避溫習翌日的默書,我與她都很焦燥傷心,我忽然心血來潮⋯
媽:你唔想溫,係咪因為你好驚你而家努力左但係都默得好低分呀?
莉:(哭著)係呀⋯⋯
媽:但係你又驚唔努力溫就真係低分喎⋯⋯
莉:(中哂)係呀⋯⋯
真係好可憐的掙扎⋯⋯

話雖如此,艾莉仍然可以很阿Q,很處之泰然去面對她的不太高的分數。默書考試之前問她她通常都說不緊張。有這種阿Q精神也許是一件好事,也是生存之道。雖然去補習班操卷在這個靠死記的教育制度下一定可以幫助到好成績,但我和她都沒有意思要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

很記得這經典對話⋯
媽:其實以你對溫習嘅投入程度,你現在拿嘅分數都是正路的。
莉:係呀,我係好懶嘅⋯
看自己合符中道,唔知係好事定唔好事⋯ 確實,成績沒有太打擊了她的自信,她很淸楚和認同自己在運動方面的天份,也沒有覺得自己成績不好就一無是處。在這壓力爆燈的世代,我感恩她的EQ不錯。

我也有反省過,其實假若當初我幫她選擇一間程度沒那麼深的學校,她會不會更加開心更有成功感。不過,其實她除了成績不算高之外,其他所有東西也適應得很好。成績,也許只是我給我自己(而不是她)不必要的壓力。或許因為我自少便是習慣拿高分的模範學生,所以當我看到艾莉不算高的分數時,我也會有一點點著急,為何她不可以像我一樣呢?當她不願意再出力溫習時,我又會心𥚃暗暗的想,為何她不肯將勤補拙呢?其實,一切也是源自我希望她也要做到像我一樣 — 為何我不可以接受她有她的步伐她的選擇她的能力她的人生,我為何要強求女兒一定要像我一樣呢?

其實,最終成績如何,可不可以原校升中,真的不是最重要。不一定要原校,選擇一間程度合適但校風和價值觀好的學校也是好的。她有她的人生,我著急不了。只求她有努力面對和付出過(唔好太「懶」啦阿女)。

Sunday, December 03, 2017

媽媽義工

今年我沒有到艾莉的學校派飯盒,反而機緣巧合下每星期到加力的學校做家長義工,幫忙老師們做班務呀手工呀等費時的工作。

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機會,讓我更加認識這間幼稚園的運作(縱使我已經是第六年作這學校的家長)。原來幼稚園的三個小時是很繁忙、很趕!也更appreciate老師們的付出。

跟去年一樣,因為可以在學校看見媽媽,我又見到加力面上有艾莉去年的甜笑。放學不乘校車有媽媽接放學也是他要到處宣傳張揚的事。

力:媽咪!(跑過來攬住我)
跟身邊的同學仔說⋯
力:呢個係我媽咪呀!

我也明白多了加力平日在學校的習慣,原來他的老師會在他們排隊去廁所時,叫他們順數地數數目字,怪不得他有時在家也會數數!學校裡唱的詩歌也學會了不少,也跟加力有了更多的話題。雖然每週一次很困身,但很珍惜這難得的親子機會。

特別感謝一位教會姊妹巧合地幫我影了這幅工作照!


Thursday, November 16, 2017

鬼馬教主吳畢范

通常,妹妹也坐在飯煲旁邊的座位,因為她是我家負責裝飯的。有一晚,他們三姊弟在爭論誰坐誰旁邊。經過一輪爭吵交涉之後,終於決定妹妹要調位讓弟弟坐。弟弟一臉不悅⋯⋯
力:我⋯唔but飯!
原來佢以為坐那個位置就是要負責裝飯。
因為咁,佢從此就多左個花名 — 吳畢范。

有一次,叫弟弟除去上衣⋯⋯
媽:快D除左佢。
力:我除唔到⋯⋯ 我除唔到我D皮膚呀⋯⋯

最近弟弟經常會問我不同物件的英文是什麼,既然佢咁主動去問去學,我當然樂意回應。
力:媽咪,雞嘅英文係乜嘢呀?
媽:Chicken
力:咁蛋呢?
媽:egg
力:chicken egg
媽:雞蛋係chicken egg, 咁鴨嘅蛋呢?
力:(經過一些提示後)duck egg
如是者,我們討論過 fish egg, Dinosaur egg, bird egg 和 snake egg... 再加一些 non-sense 的 cow egg, horse egg... 最後,弟弟竟然說⋯
力:tummy-ache!

他會問我中文字⋯
力:「要」同「唔要」個「要」字係咪一樣㗎?
媽:係,兩個「要」字係一樣嘅。
力:咁「手套」個「套」同「肚腩」個「肚」係咪一樣㗎?
媽:咁又唔一樣喎,手套個套高音D,肚腩個肚低音D,唔同嘢嚟㗎!

力:媽咪,我知道珍珠奶茶D珍珠係咩嚟啦!
媽:係咩嚟呀?
力:係我地D黑眼珠囉!
Hmmm... 好好聯想力,但係⋯ 核突左D囉!


Monday, October 16, 2017

冇毛的貓和老些的狗

今晚臨睡,爸爸說起明天會帶他的學生去參觀「愛護動物協會」⋯
莉:領養一隻狗俾我吖!
媽:我估我地響香港唔會養寵物喇,我地可能幾年後會返加拿大,帶唔到佢走㗎!
莉:咁我地養一隻老啲嘅狗咪得囉!可能佢三幾年後就死,咁我都係中一啫!(咁到時咪可以去加拿大囉!)
趁佢夠老先開始養 — 俾阿妹嘅邏輯笑死⋯

令我想起她幾年前另一關於養寵物的笑話:當年,在電梯裏⋯
莉:我想養貓呀!
媽:貓會甩到周圍都好多毛㗎喎。
莉:咁我地養隻冇毛嘅貓囉!
媽:冇毛?乜有貓係冇毛嘅咩?
未說完,在旁的一位哥哥已經忍唔住笑了出聲,而艾莉就尷尬得要死!自此之後,我們就和這位哥哥做了會打招呼的同樓鄰居。

實在愛死這個女兒的邏輯⋯⋯

Sunday, October 15, 2017

鄭家笑話

忘了為何在晚飯時說起坐監⋯⋯
比:坐監好好玩㗎!
爸/媽:(異口同聲)坐監有咩好玩呀?
比:康樂棋囉!
爸:(笑死)梗係睇得電視多啦!

有一次在餐廳打擾到鄰坐的一位哥哥⋯⋯
哥:下次唔好啦!
力:(回頭,小聲對著爸爸說)下次?我地下次唔會見佢㗎喎⋯⋯
佢咁細個就明白「一面之緣」的道理⋯⋯

力:我今日響學校唱左「特朗普」嘅歌呀!
我想了一陣,究竟什麼是「特朗普」首歌⋯⋯
媽:哦,係咪 “The more we get together, together, together...” 呀?
力:係呀!
佩服細佬這個電視精連廣告音樂也不放過,好在我也是個電視精,迅速跟他tune到台。
之後我又考下妹妹⋯⋯
媽:細佬話佢今日響學校唱「特朗普」隻歌喎⋯⋯
莉:哦!“The more we get together, together...”
一家電視精⋯⋯

一天,婆婆幫弟弟剪頭髮,在包圍巾時⋯⋯
力:可唔可以唔好整咁實呀?我會死㗎!


一天早上,加力在吃菠蘿包⋯
力:(幽幽地)冇菠蘿嘅??
仔,按商品及說明條例去告佢!哈哈哈哈!



Friday, June 30, 2017

加力笑笑小語

最近電視重播韓劇「閣樓王世子」。一天我們入𨋢按八樓⋯
力:八樓王世子?
媽:你係25樓王世子至真⋯

有一天,入圍𨋢時見到因為搬運而鋪的防撞板⋯
力:呢道做乜(圍板)呀?
媽:有人搬屋囉!
力:吓?搬屋?佢住響個𨋢道呀?

有一晚,去完生日會,禮物包內有這種甜筒造型棉花糖⋯
力:返到屋企我要將個雪糕擺入雪櫃喎!
媽:(失笑)你呢隻唔駛放雪櫃既⋯

有一天放學,加力拿著老師的一張紙條叫我替他準備一盒芒果啫喱粉翌日帶回校,與同學一起弄芒果布丁⋯
媽:嘩,咁好?整芒果布丁,你就好啦,有得食布丁,我都好想食呀!
力:咁你咪買兩盒囉⋯⋯
真係轉數快⋯

有一晚冲完涼⋯
力:媽咪,我係斑馬呀!

同場加影兩個姐姐的笑料:
一晚臨睡前一家人祈禱時間⋯
爸:你地想點祈禱呀?
比:我企響道⋯
莉:我趴響道⋯
我和爸爸都笑了出聲,其實爸爸是想問她們想為什麼東西祈禱⋯

Tuesday, June 13, 2017

阿比這一年的自學經歷

一年很快就過去,艾莉差不多完成小二,加力說自己快要升低班(K2)了!阿比也實行了「自學」差不多一個學年了,這些日子看見她不用再追趕功課考試,心情輕鬆愉快了很多。多了很多時間走出去探索,皮膚黑了很多,個子也紥實長大了很多!現在睡覺時間充裕了,也不再有早上不肯起來大發脾氣的場面。我們就知道,把阿比拉離開現今香港單一的主流學校制度是對她成長好的決定。我們也堅信,任何階段讓阿比回主流學校是不可能的事。

阿比自學這一年,九月至三月是一個模式,四月至六月是另一模式。頭7個月阿比認識了一班她很喜歡的朋友,大部分的孩子都比她小,她也樂於做一個心智大一點點或其實差不多的姐姐角色。每天都去這兒去那兒,見識很多,很愉快的學習。可是,我一直都在反思,怎麼樣的學習模式才是最適合阿比呢?她整天去這去那,見識多了,卻變得很少時間坐下來閲讀,課餘的時間更不會有精神有興趣拿起課外書。時間久了,她對文字及數學概念疏懶了,甚至已忘記了很多。我說實話是有點擔心長此下去真的對阿比好嗎?就算他日做茶餐廳樓面也要懂得認字寫字和計算吧!

十二月尾碰巧有朋友介紹在我家附近有另一間「自學」群體,一月時跟他們聯繫了並認識了他們的學習模式,本來希望讓阿比下學年加入。誰知三月尾爸爸突然需要離開工作崗位,阿比當然也跟隨爸爸離開。她也順理成章加入了這個自學群體。她又要再一次離開熟悉的同學,進入一個全新的環境,初初也不情不願、戰戰兢兢。我,其實很心痛她又要面對突如其來的別離;卻又很欣賞她的勇敢面對和強勁的適應能力。上學的第一天,除了開始是有些遲疑的眼神及躲在我身後外,放學時她已經告訴我她交了幾個好朋友和問我以後可不可以在這兒上學!

阿比在這兒的學習一半是跟隨一套美式自學系統,另外的時間有集體學習科學、美術、體育、常識等知識。對阿比來說,適合是因為每一個孩子都是按他們各自的水平去學習,甚至不同科目也可以在不同的水平開始學習。她不用跟其他同學比較,因為各人都按自己的進度做各自的學習及練習。阿比再也不用因為自己的年齡而要被迫學習一般那個年齡要學會的東西,也不用一直被人比下去。而且這兒的孩子平均年齡與阿比較相近,阿比跟幾個女孩子終日糖黏豆的,放學後放假時也會相約一起玩。

雖然沒有爸爸跟她一起學習,但我們倒也放心她在這兒的學習。她雖然口𥚃仍不斷說她未習慣每天都有段時間坐下來靜靜地學習,但她從未缺席上學就表示她其實很喜歡這兒。我很感恩,天父帶領我們來到這裡,是給我們和阿比的莫大恩典。

阿比在這兒上學,每天早上都有敬拜天父的時間,回家後她也會哼起在學校學的詩歌來。我才發現,我很懷念以前阿比在那基督教私校讀書時,也學到了很多神的話語及詩歌。那對於造就一個年輕人,是多麼的重要呀!我很感謝天父帶領阿比回到可以多認識衪的地方學習。

這半年,隨著阿比越來越大,我們對她可以自己乘鐵路回家越來越放心,她也越來越有把握自己可以到達目的地和返回家中。我們越信任她,她也越發對自己的能力有信心。看著她跟好同學相約去各自的家、會所、圖書館玩,心中感到這女兒真的長大了很多,不再需要父母跟著帶著呢!偶爾在街上遇到一些已成年的智障人士,其父母仍然需要每天貼身照顧,勞心勞力,我真的慶幸自己女兒雖然學習上滿有困難,卻不用我太擔心她交友及基本照顧自己,我實在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