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09, 2019

語不驚人誓不休

一晚,去友人家吃飯。臨走時,好客的姨姨問加力⋯⋯
姨:今晚食左中餐,不如下次整西餐俾你食啦!你鍾意食咩餐呀?
力:(當大家以為佢會答什麼國家的時候⋯)兒 · 童 · 餐 !
又真係好合邏輯喎,兒童梗係鍾意食兒童餐啦!

力:上數學堂用乜嘢機吖?
媽:計數機?
力:咁上歷史堂用乜嘢機?
媽:時光機!

有一次,加力回家時覺得很熱,在等𨋢時已經把外衣除了一半,我趕緊阻止他,把他的外衣套回身上,叫他回到家才除。就這樣,他的雙手就在外衣之下地入𨋢⋯⋯
媽:(見他沒有雙手的樣子,忍不住逗他)你係楊過呀?
力:唔係呀!(從下伸出他的雙手來)我係⋯四手天王!
同𨋢的另一位不相識的男士都忍不住爆笑!咁楊過同四手天王又真的是同一個人嘅⋯⋯

有一天,與妹妹說起什麼是「五馬分屍」,也說起死刑⋯
爸:你覺得應唔應該有死刑吖?
莉:唔應該,要佢死都幾殘忍。
爸:咁有冇一啲人你覺得佢地咁衰,需要死吖?
莉:(想了一陣)係咪即係689呀,特朗普果啲呀?
我們沒有繼續這個討論,因為實在笑得 · 很 · 辛 · 苦 ·

在太婆的火葬禮堂,棺木在按掣之後徐徐下降⋯⋯
力:下面係咪就係地獄呀?
Um... 冇咁直接囉阿仔⋯ 同埋你混淆左肉身同靈魂啦。

年初一吃飯,爸爸要用相機記錄一下他的傑作⋯⋯
力:相機食先?咁我地食乜嘢呀?

新春家庭影院我們看了哈利波特⋯⋯
力:隱形斗篷係法寶嚟㗎喎,問多啦A夢攞咪得囉?!
Think out of the box, man! 這樣的跨平台跨文化crossover可能有睇頭噃兄台!

Sunday, February 03, 2019

悼外婆


最愛的外婆離開了。雖然這幾年她的身體一直每況愈下,但我一直以為還有時間。進了醫院前後只是一個星期的時間,星期四去醫院探望時,她還著我們不用逗留那麼久,星期日早上見她已經昏迷不醒了。面對著她,知道要跟她説再見,卻一句也説不出來。良久,我才懂得對她說謝謝,謝謝她兒時照顧我,我很愛她。

我三歲之前是住在外婆家的,外婆就如媽媽般親近。小時候,零碎的片段記憶中有婆婆背著我到街市買菜買魚、我趁著她午睡時偷吃了床邊的糖果。再長大一點,每週末都會去外婆家。外婆整個下午都會鑽在廚房中預備晚飯,我就會留在廚房中陪她聊天看她煮飯。我對吃的要求不高,但我很懷念婆婆煮的餸菜味道:新年的南乳齋菜、很淋的煲湯牛𦟌再點豉油、豉油滷雞脾、冬菇生菜⋯ 自從婆婆行動不便之後,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吃過了。

記得我結婚時,請了在我生命中很重要的親人朋友接受訪問,在婚宴中播出。外婆拿出她珍藏的一張一百元紙幣,原來是我第一次出糧時給她的。我一直都不知道,原來她如此珍惜我給她的東西,很感動。她對我的孩子們也是如此的愛惜,每次見到他們她也眉開眼笑。

年近歲晚,看到婆婆最愛買的藍罐曲奇,就會想起她;看見揮春,便會想起她以前每年也要買新的揮春,因為揮春上的生肖動物是不同的;她最喜歡的揮春是「心想事成」,她常常祝福我們會說:心想事成,想果樣得果樣。我心想,她現在在天父那兒,應該可以「想果樣得果樣」了:行路不再痛,腳不再腫,脊骨不再歪了。我雖然很掛念你,但相信他日在天家可以再見到你。❤️❤️❤️

去年新年,外公離開了,我們需要適應沒有外公的新年;今年年初一,我們第一次不用返外婆家拜年吃飯,看來我們真的要好好適應一下這個新的生活。

Monday, December 03, 2018

路⋯ 估都估唔到

加力考/選小學的路,鋒迴路轉。一直以為有,點知冇;估佢一定冇,點知又有。

自行收生放榜前一個星期,是第三間私校的放榜日子(頭兩間早已泡湯 by the way)。這一間我們並沒有寄與厚望,因為加力還未走到雨天操場已經開始哭起來。交表登記時,他一直哭;在操場等候時,他大聲哭。全場都沒有人哭,只有他在哭。我有一刻甚至在想,今次面試是否必然失敗,浪費時間心力呢?我是否應該立即帶他回家呢?最終我們沒有離開,加力也一直哭著離開我跟大夥兒上樓面試。我們對這次面試結果完全沒有期望,卻竟然有offer!簡直難以置信,我也要多看幾次才相信。

突如其來的offer,我們整個星期都在衡量,究竟讓加力讀這私校還是那大埔新校(報了「自行」那間)。私校的好處是英語教學,對兩年半後離開香港到加拿大生活的加力應該有幫助。其實現在他在地區幼稚園,所學的英文實在很有限;若選大埔新校,則這兩年半奉行愉快學習,到加拿大再重新適應。躊躇了數天,剛好加力幼稚園有個家長日,討論之下,班主任和我都覺得加力是一個需要較多一點時間適應的孩子,所以私校的選擇好像對他比較合適。

到了「自行收生」放榜的日子,大埔校名單上並沒有加力的編號!又是一個意料之外!想不到第一年的新校,夾著happy school和有天虹前校長為顧問的名銜是如此的受歡迎!不過,這次名落孫山,原來天父已經幫了我們選擇。雖然還有老公的母校未interview,雖然我們竟然發現與大埔校有關係牌,雖然我們接受私校之餘仍然可以參加大抽獎⋯⋯ 但這刻我傾向順服。

唯一是老公的心情有點忐忑,因為我們並沒有選擇他的母校,連面試也不預備出席。平心而論,兩間私校都是好學校,現在有offer的那間較多英文教學。為加力將來的適應,我們傾向這間,也感謝家人的愛心支持。老公也清楚,他心中的情意結都是出於他自己的對母校的感受(艾莉當時沒有入讀,加力也沒有),而不是考慮加力的需要出發。我很感受到他心中的婉惜,亦希望這次是一個神所喜悅的選擇。請繼續記念我們和加力。

Wednesday, November 14, 2018

油不是八十年代

最近金庸逝世,電視台又把他的80年代舊作搬出來播⋯

一晚加力在盯著電視上的「鹿鼎記」⋯
力:媽咪呀,你出世嘅時候係咪古代嚟㗎?
媽和莉:(爆笑)梗係唔係啦!
你阿媽我一定係幾百歲啦!

阿比在晚上看過「鹿鼎記」中康熙皇帝,早上又見到「神鵰」中的楊過⋯
比:咦,乜佢唔係皇帝嚟㗎咩?
係為母不應該一次過看兩齣不同的戲⋯ 不過阿女,雖然兩部都是古裝,但好明顯地係不同朝代喎!
至少,佢認得年輕的劉華⋯

艾莉在處處比較她幾年前看的大陸合拍「神鵰」版本,30多年前的製作當然是低清,化妝又奇怪,又冇電腦特技效果等等⋯不過最好笑仍然是她看到李莫愁和洪凌波的道姑裝扮⋯
莉:嘩,做乜嘢將枱布著上身呀?

Monday, November 12, 2018

記五歲的加力對領養的看法和感受

好像較少去記錄加力對領養的看法和感受,或許是媽媽變得懶了,又可能是領養這題目在我們家已經太自然太家常了。

有一天,加力在午飯時跟堂哥們及堂妹一家坐在一起,他忽然問嬸嬸⋯
力:堂哥堂妹三個都是你生的嗎?
嬸:係呀!
嬸:(想知佢在諗乜)咁你呢?
哥:佢咪係伯娘生嘅囉!(好順理成章)
嬸:唔係呀,唔係伯娘生㗎⋯
(雖然嬸嬸跟堂哥說過很多次領養這話題,他仍然每一次聽都像新的一樣 😜)
哥;咁你係邊個生㗎?
嬸嬸說當時加力面上有點尷尬,但一直都是微笑不語。
我之後當然有跟他談談心事⋯
力:我唔想同佢地唔同⋯

有一次,教會一位姊妹問起加力的英文全名,我說起他的middle name 是他的本名(他生母為他改的名字)的譯音,阿比的middle name 也是她本名的諧音云云⋯⋯ 加力忽然走過來抱住我⋯
力:你係最好嘅媽媽!
或許這是他第一次聽到自己的middle name是我們刻意想保留他的本名,所以忽然感受到我們對他全然接納令他有如此sweet的舉動!原來名字對孩子實在非常重要!

Tuesday, September 04, 2018

爸爸媽媽考驗課

暑假過去了,新的學年又開始。今年加力升高班,要為張羅小學學位而操心,正正是考驗父母對天父信心的時間。

我常常在問,怎麼樣的學校是最適合加力的?他是一個怎樣的孩子?我們家中看重的價值和怎麼樣的學校才是最配合?越問,我越來越覺得加力真的未必考到或適合私校直資。他反應快,但在陌生人面前不會太願意答話。他創意無限,做事沒有既定框框,卻不會像那些模範學生那樣會乖乖有禮坐定。我和老公也對他的快轉數和大創意很驚喜和鼓勵,家𥚃也並非零電視和零電子產品。可以想像,他面試時應該會對老師說他最喜歡做的事是看電視卡通片,最喜歡與爸爸做的事是玩「足球小將」遊戲。我們是否不應該玩私小直資這遊戲呢?

現在未上陣已棄權又有些掙扎,幸好我們一直都只是shortlist了四間,輕鬆地試著吧!We do our best and God will do the rest if He thinks this is good for him. 即或不然,我們也會學習接受天父的安排。

津小的申請我們當然會參加。自行分配階段卻因為細佬不是首名孩子,又不能靠姊蔭(艾莉讀女校),只有10-15分。我們不想自動放棄(其實擁有10-15分與自動放棄沒有分別)這自行階段,所以看中了一間跨區有時限新校。新校無世襲位,在教學上也沒有太大的包袱。看上去像是一間肯創新的學校,其實十分適合我們這一家的氣氛。雖然跨區,也幸好有一架小巴直接去到(又要再開始接接送送的生涯)。至於入到與否,真的要等神的安排了。

心目中的排位當然是上文的津小,畢竟不用付學費對我們家的經濟幫助很大(阿比的學費也不便宜)。偶爾夜深人靜時,面對著這麼多的未知,也會湧起莫名的擔心,不過剛過去的星期日,天父透過傳道提醒我:不是靠我們自己的聰明,要放手讓祂去帶領我們的腳步。好好的提醒!作家長的功課真的永遠也學不完。

Friday, June 01, 2018

弟弟的神邏輯

有一天正在餐廳外等位時,弟弟得戚地問⋯
力:300 + 600 係幾多呀?
媽:你話呢?
力:900
友媽:(扮驚奇)係900咩?唔係800咩?
力:(有點嚇窒,在抓頭)
友:(不忍心)係900呀⋯⋯
力:(知自己冇計錯,重拾返笑容)
友媽:我唔識計,你教我點計吖!
力:(有點尷尬地笑)佢扮唔識禾⋯
世事都俾你看透了,弟弟⋯

弟弟在學校英文班弄了一個警察面具⋯
爸:你係咪話過你將來想做警察呀?
力:係呀!
爸:你鍾意做警察係因為可以捉壞人定係可以揸槍呀?
力:揸槍
力:揸咩槍呀?玻璃窗呀?
弟弟,你係師承周星馳定係黃子華架?

一日跟弟弟去麥當勞吃東西,鄰座有一個食客用手機煲劇。突然電話鈴聲響起,他拿起另一個電話傾⋯
力:佢有兩個電話嘅?佢係的士司機嚟㗎?
原來現今社會,有多過一個電話的人不是生意人,而是的 · 士 · 司 · 機 !😜😜😜

有一天吃飯時⋯
力:爸B,我想食多一舊鴨呀。
爸爸把差點吃進口的鴨拿出來,放在弟弟的碗中。
力:我唔食口水雞㗎喎⋯⋯ Hm⋯ 口水鴨㗎喎!
爸:你係話你唔食有「口水」嘅「鴨」呀?
口水雞可是另一款菜式呢⋯⋯

有一天弟弟與我們家以前的工人姐姐傾偈⋯⋯
力:Auntie G 係菲律賓人,英文點講呀?
媽:Filipino
力:Auntie G a Filipino
G:Yes, I am a Filipino. And what are you?
力:(一頭霧水,當然唔識答)
媽:You are a Chinese.
G:Are you a Chinese?
力:No, I’m Hong Kong Chinese.
我很意外,佢英文真係幾ok,仲懂得在Chinese之前加Hong Kong!我地係真 · 香港人!